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清荷香

快乐每一天,并把快乐传递给别人

 
 
 

日志

 
 
关于我

在这里真实的记录我的成长。简单淡泊生活,真诚友善待人。

网易考拉推荐

《受害者》之二 ----李教授  

2016-01-05 20:42:14|  分类: 情感·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文化,现年50岁,在省城一所211大学做副教授。住在学校分给的一栋32层的19层,面积160多平,以目下这个城市。这个层次的人群来看,装修和室内家具陈设都属于下等水平,除了必须的实用家居之外,别无其他装饰。他的交通工具是一辆除了铃铛不响,其它部件都能发出声音、锈迹斑驳的老式自行车,与这个城市的现代化水平格格不入。在这个相当有底蕴的,建筑物布局,道路纵横,植被绿化很无可挑剔的校园,他那件领子和袖口有多处磨损的痕迹,胸前还有几处洗不掉的污渍的浅黄色的夹克格外的吸引眼球,和校园里沧桑了几十年的榆树皮一个等级。

李文化身高174,体重72公斤,细长腿;细长脸,嘴巴向前凸起,而眼眶和上鼻梁却有些下陷,细长眼睛上架着厚厚的镜片。说话的时候,左边嘴角向左脸颊微微上翘,脸上似笑非笑,声调是孤傲而高扬的,语气是具有权威性的,让对方毋容置疑的。对方肯定会感到自己怎么如此无知与渺小,似乎不具备与他交谈的资质。

李文华说话的特质与他在学院自以为的地位是相当的,或者说是一致的。八十年代初李文化从家乡考到了这所部级院校,学的专业是当时较为吃香的英语。在这个女生占据绝大数,且大多数同学都是来自农村的年纪里,李文化凭借自身的聪颖和刻苦,成绩一直遥遥领先。尤其是刻苦,据说他除了吃饭,其他所有的时间都在学习,即使在考上大学,其他同学在学习上有所松懈,他也没有,甚至比在高中还要努力,而且四年里他没有谈一个女朋友。

李文化努力学习的动力来源他说的家庭。在他两岁时,父亲就去世了。作为家里唯一的男性成员,他从很小的时候就意识到他是全家人的希望,尤其是母亲的希望,似乎没有他,或者要是他将来没有出息,母亲就没法活下来了,这个家就要塌陷掉了。他记得在油灯下,母亲一遍遍的对他说,他姐姐将来都是人家的人,嫁出去的女儿就是泼出去的水了,他才是家里的主人,要想让人家看得起,就得出人头地,而出人头地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考上大学,吃皇粮,看看张三李四还敢低眼看他们不?!他记得母亲无数次气汹汹的回家,撂下手里的工具,指着他说你要好好学习,给妈争口气,妈的希望就是你了!谁都想看咱家的笑话……咱偏不让他看。他记得母亲和和尚念经似的,一遍遍的重复娃,把你姐的学停了,让你念书,就是想让你考上大学,你是咱家的希望。你要是考不上大学,咱家就完,咱村外死狗赖娃都想在咱家头上拉屎呢!你把学习搞好就行了,其他家里的一切都不要你管。”李文化在母亲的教导和唠叨声中度过了童年、少年;在母亲和两个姐姐无微不至的照顾和关爱下,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众星捧月般的满满当当的爱里长大了。

李文化不负众望,尤其是三个女人的热切希望,从小学到初中成绩都很好。成长的经历和体验使李文化心里形成了一个概念,那就是他的人生己任就是学习,只有这样自己才能超越别人,才能为家里人争光,才能满足母亲的愿望,才能不让姐姐们失望,才能得到人们的赞扬和羡慕的目光;要是自己在学习上搞不好,那自己的生活就没有意义了,不仅对不起她们,而且自己就是有罪过的。

成绩一直遥遥领先的李文化,深得老师和女生的喜欢,而且由于他是班级最小的,又乖巧文静,女生对他的喜欢里更多的是对弟弟般的喜爱,而不参杂男女朋友式的喜欢,但是他却笃定的认为自己特别受女人喜欢的,他的自称的说法是“popular gentleman”。大学里不谈恋爱,是自己看不上任何一个女生,虽然喜欢他的人很多。

及至大学毕业,他顺利的留校,也就是说在省城里工作了。这对于他本人来说,自己是值得和有资格留校的,这也是他本来因为成绩好久仰着的头,展示着细长的脸的头更加的高了一些。而且,在那些分配回原籍和去其他地方工作的同学面前的优越感与自豪感毫不掩饰的展现在他细长的眼睛里,高亢而洪亮的语调里。

难得可贵的是李文化对学术研究一直孜孜不倦,似乎他生来就是为了搞学术研究的。天道酬勤,他的努力也给他带来了丰厚的回报,年纪轻轻就走到了系主任的位置,而且学术成绩斐然,受到学院领导的器重。后来又去新加坡学习一年,这一年的学习是他后来在与别人谈话中重要的谈资,时时提到新加坡社会治安如何如何,他们当时如何如何。工作和学习上的显著表现与收到的回报,让李文化自信心满的自溢,仿佛他可以站在学院久负盛名的图书馆顶上,足以俯瞰他们学院所有的人,当然也包括哪些有名的学者教授,在他嘴里,哪些人的名望都是“混来的”。

迎着新世纪的曙光,李文化去一所有名的大学读博士学位,九十年代初的博士学位还有一定的含金量的。他的天资和刻苦很快让他写成了一本学术性较强的专著,也出版了,在该领域引起了小小的轰动,这是他人生的巅峰时刻。他所有的努力和高傲都在这个时候达到了顶峰。即将毕业的时候,有前辈提出该书有抄袭之嫌,一场沸沸扬扬的争论辩解之后,他被迫自动退学了,学位没有拿到。回到原单位,也被迫降格为教师,失去了系主任的职位。生活把他由高傲的巅峰摔倒了自卑的深谷。

即便如此,李文化说话的风格和方式还是没有改变,在那段艰难的时日里,他默默的走着自己的学术之路。时间的魅力在于证明事实。他又一次显示出自己的才华是在新世纪的第十个年头,申请到了国家级的社科项目。对于外语学科来说,这是相当高级别的课题,也是衡量一个教授学术造诣的标准之一。李文化以自己的学术实力证明自己的高傲不是无本之木。

从此,这所校园的林荫道上走过的李教授,虽然还穿着那件浅黄的的夹克,仰着头,但是细长的脸上有了讥讽的神态,镜片后面的细长眼睛也是往上看的,遇到很多年长他的,他以前的老师,他也没有了恭敬和谦卑,语调和神态无不欢畅的表现出翻身农奴把歌唱的自豪和欢欣。

学术成就就像一面旗帜,高高飘扬,支撑着李文化的全部人生追求,或者说是他的人生支柱。对他来说,学术上的成果也像华美的袍子,向人们展示着主人的才华与应该受到的尊敬与仰慕。而来自外部的尊敬与仰慕,又刺激了他进一的努力的动力,他几乎把全部的时间和精力都用在了学术研究上,而分到家庭 和其他方面的时间和精力就是少之又少了。正是应了那句话,鱼和熊掌不能兼得。

这个自诩的“popular gentleman”在毕业后六年之后才结婚,其时他的同学好多已经是爸爸妈妈了。他的第一位妻子是他教授当时的夜大的一个天真无邪的学生。这位学生的父母早年离异,由于种种原因,他和哥哥一起长大。这个从小缺少母爱的女孩,被在讲台上侃侃而谈的他所吸引。李文化从这位学生的眼神里看到她对自己的崇拜和仰慕,他的优越感讯速的放大和扩张,而这种扩张的优越感在女孩的心里更加具有魅力,她愈发的被他所吸引,甘愿为他放下女孩的尊严 ,做一切的事情。女孩的奉献和牺牲精神,使多年孤单一人在外求学和工作的李文化仿佛又回到了家里的感觉油然升起,使他重新感受到了母亲和姐姐曾经给予他的关爱和温暖,她对他的爱情使他觉得是那么熟悉,那么亲切,那么自然,又是那么的理所当然,就像他的母亲和姐姐们曾经对他一样。

平静的婚姻生活持续了不到一年,在有了孩子后矛盾显现,而且越来越激烈。不事家务,一心一意搞学问的他,对妻子不闻不问,甚至有些时候 读起书来全然忘了妻子的存在,连起码的丈夫的义务也不尽了。读书和搞学术是他生活的全部,因为学术带给他荣誉和骄傲,也能满足他的原生家庭的愿望。琐碎的家庭生活渐渐抹去他身上的光环,从小缺少爱的妻子在无限的付出之后,得不到爱的回报,也逐渐的变得冷漠。这使得李文化觉得妻子不爱他了,而学术上的成果,并且由此带来的满足,也使觉得妻子的文化水平与他的距离越来越大,他也愈来愈觉得妻子乏善可陈。他也没有时间,也不屑于思考两人之间的关系,他热衷的是他的学术研究。终于,在他的学术风波发生后不久,他的妻子就和他离婚,远走异国他乡,还带走他们的儿子。对于这件事,李文化一直认为是妻子嫌贫爱富,觉得他是个教书匠,收入不高,不能满足她的物质需求才离开他的。不过,妻子的离去并没有使他受到多大的伤害,反而似乎是一件好事。这不仅是因为他有赖以生存的学术研究,而且他坚定的认为同事们安慰他的话“小伙子这么优秀,媳妇能拿火车皮拉呢!多的是。”就是久经考验的、被事实证明的真理;何况他的母亲再三再四的唠叨:走了穿红的,这屋里还能娶来穿绿的;一个吃皇粮的,又是教授,还有这么大的房子,还能娶不来媳妇,黄花姑娘都多的是呢!

为了惩罚那个他认为无情无义的前妻,李文化在母亲和姐姐们的撺掇下硬是要回来儿子,他母亲的意思是让卖X的见不到儿子,让她心里也难受难受。咱的根咋能让她带走。李文化觉得母亲说的极其有道理,母亲的话在他心中就是圣旨,这是多年以来养成的习惯。他就打官司要回了儿子。

李文化和儿子一起生活,期间有人给介绍过对象,他要不嫌女方收入低,要不嫌长得不好看,要不嫌人家有孩子,要不是、嫌离他太远。总之,几年下来没有遇到合适的。

2009年,化铁树开花,离婚五年的李文化终于遇到了他认为合适的女人,这个女人有房有车有存款,又不带孩子,长得大气端庄,更重要的是这个女人答应了他的条件,就是每月交给他八百块钱的生活费,他们各花各的钱,互不干涉。李文化欢天喜地第二次结婚了。

好花不常开,很快,他们之间的矛盾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了,一个个冒出来,在生活中发芽,长大了。李文化节俭的生活态度是新二婚妻子不能接受的。比如李文化买鸡腿,他只买两个给他儿子吃,他和妻子和母亲都没有份;吃饭的时候,先把每样菜都拨到儿子碗里一部分,剩下的才是三个人吃的。坐在旁边的妻子必然不高兴,脸上挂不住。不在吃鸡腿和菜的多少,她觉得自己被虐待。吃饭这件事实在令人忍无可忍,她对李文化说出自己的感受,李文化淡淡的笑了:没有那么严重吧!咱是成年人了,咋能和孩子抢着吃呢?我觉得没什么,我小时候,我妈妈就是这样对我的。你怎么那么小气!想吃你自己去买啊,你不是没有钱!

有的时候,只要他家有肉香飘出来,毋容置疑,一定是他上大学的儿子回来,但是请注意,其它的家庭成员——他二婚的妻子,他的八十高龄的母亲,还有他本人,最多是喝点肉汤,每人两块肉,其它那几块早就被他夹到他儿子碗里了。他会笑着说孩子正长身体呢,成年人为了身体健康,应该多吃素食。

小的事情不说,大的也是话不投机。妻子的车开了十年了,是前夫买的,再说,现在两个人的收入还好,尤其是丈夫年薪有十五六万,还有课题经费。她想卖了旧车,两个人都拿出些钱买辆新的,一则换掉前夫的东西,二则也有些虚荣心,三则也不愿意丈夫的研究生每每看到丈夫那破旧不堪的自行车,再说丈夫的同学几乎都有车,她也不愿意自己的家庭太寒碜。这年头了,汽车就是以前的自行车,收破烂的都骑上电动车了,一个教授还整天骑个嘎嘎做响的自行车,真的有些不合时宜。在一个两个人难得的的晚饭后散步时,她借着丈夫说话有兴致,给他一二三的说完自己的想法,闪亮着大大的眼睛,期待丈夫的支持。李教授冷冷的说你要想买新的,你去买,我没有钱。就转过身,消失在夜幕里。

     每到暑假,李教授的二婚妻子就想出去旅游,这是她多年的习惯。她每次都希望假期时间同步的丈夫一起去,因为他们结婚后没有一起出去过,但是每次他都拒绝,不是他要写文章,就是最近他没心情,总之是没有同行过。但是一个寒假,他找了借口,说和她去不方便,和他的儿子去了海南。

这些问题虽然让妻子很是不爽,但是作为二婚的妻子因为顾及面子等等,也就委曲求全的一天天过下来了。李文化的妻子在一所二类学院教书,他一直认为那是个根本不值得一提的学院,远远比不上他所在的这所部级学院,言语间常常露出鄙视和不屑。他的妻子当然也在其中,就像有人咒骂一个家庭,其实也是咒骂这个家庭的每一个成员。经常的语言是“你们那的老师都是混饭的,都是不学无术的混混”。其实,这所学院的学科老师都是名正言顺的大学毕业,研究生博士有的是。妻子在几次反驳之后,觉得毫无意义,在他口出这些语言时便不在吭气。在李文化申请到国家级课题以后,他的骨子里的自负像火山一样爆发了,不至一次的在妻子面前说她就是“造粪机器”。仅仅是因为已经是副教授的妻子不搞科研学术,放弃了晋升教授,更多的关心自己的心灵成长而已。

日子不疼不痒的过着。最初的新婚过后,李教授又和从前一样,投身到学术科研中去了。他的妻子交着生活费,以换取一周三天在新家的生活,因为她的工作和照顾孩子,其他时间要住在自己原来的家。后来慢慢的,她回去的次数少了。他也不问;再后来,她就不交生活费,也不会要,他也不问;再后来,这样三年后,他们就平静的离婚了。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