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清荷香

快乐每一天,并把快乐传递给别人

 
 
 

日志

 
 
关于我

在这里真实的记录我的成长。简单淡泊生活,真诚友善待人。

网易考拉推荐

《受害者》之一 母后大人  

2016-01-03 15:05:51|  分类: 文化·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记----这将是一些片段性的人物白描,都是我生活中曾经的一些人和事。在远离这些人和事之后,却总是悲天悯人的想到他们都是受害者,(或许自己太过主观吧)而究竟谁是施害者?受害者是否也是施害者?这可能是个复杂的话题。我曾经想通过小说的形式来表达自己的思考,最终发现自己是自不量力,随决定放弃,但是这些人和事却在心头兴风作浪,久久不肯离去,由于他们,让我想到更多的活在桎楛中的人们,当然也包括你、我。所以只好做一些白描,肤浅的刻画出一些心理生存状态,至于改变,那是后话了。

      母后大人今年八十有六了,身体还算硬朗,除了因为帕金森综合症手有抖动之外,生活完全能够自理。全白的短短的头发被整齐的梳脑后,细长的脸上布满纵横交织的深深的皱纹,尖尖的下巴向前突出,眼眶和鼻骨有些深陷,类似历史课本上北京人的头骨化石。

        母后大人典型的神态表现在看人的时候,她总是向右微微偏着脸,再微微抬起头,睁大浑浊而白多黑少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对方,冷冷的以旁观着的眼神盯着,似乎要看到对方的脚心。有一次,家里来了客人,尽管主人一家和颜悦色的招待她们,可是这个四、五岁的小姑娘一直怯生生的躲在妈妈身后,妈妈叫她坐在沙发上,她坚决不,最后妈妈问为什么,她大声不满的喊叫,"害怕那个老巫婆!她边喊边指着母后大人。她妈妈脸一下子红了,大声斥责小姑娘不懂事,乱说话。母后大人尴尬的笑笑,不无哀伤的说人老了,就难看了,便极不情愿的去了自己的房间。

       母后大人在三十六岁时,也就是1966年,失去了丈夫。丈夫是解放初的读书人,后来在县政府工作,据说是勤勤恳恳,正直善良的人,在那众所周知的那场风暴中,因种种原因,加上病痛就撒手人寰,给他在农村生活的妻子留下了两个女儿和一个两岁的儿子。

       从此,在迄今为止的五十年里,这个女人从未再嫁,独自带着三个孩子生活,一直到他们嫁的嫁,娶得娶。岁月把她的青丝变成了白发,把她的儿女们变成了母亲、外祖母和父亲,她也依次成了外祖母、祖母、曾外祖母。

      漫长的五十年把一个据说年轻而骄傲,有些风姿而能干的女人变成了现在的模样。

      从一些零碎的叙说中,得知母后大人年轻时,还有许些姿色。所以嫁给了当时还在求学的丈夫,夫家有些薄产,年轻的丈夫眉清目秀,在村里也是罕见的远走他乡的读书人。母后大人便在妯娌和其他人面前时时露出优越感,话语和神态间不时流露出对别人的鄙薄;对公婆也稍有不恭,这使得她不招公婆一家其成员的待见。而夫妻间也不见得和睦。丈夫因为一直求学,且好钻研学问,不闻耕作,不事稼穑,不沾家务,每每周末从县城回到家,不是被妻子疼爱,而是遭到妻子的呵斥,甚至咒骂。妻子自有她的委屈,一个人挑着家庭的重担,耕作、家务、孩子。一个丈夫是不能为她分担什么的,她希望丈夫能在有限的在家的时间帮助自己,可是丈夫却偏偏不能随了她的心意。加之家族成员对她的白眼,这使她逐渐 的对周围人生出一些恨意。

       后来,丈夫去世了。公婆归咎于儿媳对儿子的刻薄,因为在那个动荡的时候别的人都放下工作回家了,而他们的儿子没有回家,所以死了。对她更是目中有恨,其他家族成员有些伤感,而妯娌们和往昔的一些同辈人也是有些幸灾乐祸的,甚至要等着看笑话的:你不是总是很优越吗?你总以为我们是农村人,而你是干部家属,和我们奴一样。现在,我们要看看你下来的日子怎么过了。

        聪明而心气高的母后大人不会不能窥视到人们的这些小心思,这使得她对这些人的恨意加深,而且还多了些戒备,因为今非昔比了,孤儿寡母的生活开始了,她处处防备着不被人欺负,无论是她,还是他的儿女,谁都别想沾一点他们的便宜。

      在这样的环境中,为了能在乡亲面前始终拥有优越感,或者说为了对抗周围不太善良的眼神,母后大人只有一个心愿,就是要把孩子教育好,让他们考上大学,把生活过好。因为在农村人眼睛里,谁家孩子有出息,谁家生活好,就是值得仰视和嫉妒的。她绝不允许他们从此狗眼看人低。

       为了这个愿望,母后大人对孩子们的学习提出了严苛的要求,同时小心翼翼的计划着每一分钱的花销,力争让孩子们穿的比其他人家的孩子体面一些,她不想让她的孩子们被人家瞧不起。此时的母后大人是极其节俭的,某种程度来说,是吝啬。那个物质艰苦的年代,一个女人带三个孩子生活,也是可以理解的。不幸的是这一作风被儿女继承下来了。及至现在,母后大人要求儿子一家人看电视的时候不许开灯,节约电费;不能经常洗澡,浪费水。儿子坚决执行母亲的命令,儿媳受不了,还是每隔一天就洗澡,把她的唠叨和数说当耳旁风。偶尔儿子烦她的唠叨,顶撞几句,她便擦着眼泪,说起过去的艰难岁月,儿子便不在做声,家里就笼罩在一片哀伤和压抑中。这个时候,孙子便拿起篮球、逃出家门。

       母后大人的权威和权威的影响力以及不可被摧毁的执行力是被岁月建立起来和夯实的。往往烙有岁月痕迹的东西是最不可被磨灭的。没有任何家庭成员敢于有丝毫的挑战她的权威,因为他们从小就是在这种权威下长大的,养成习惯,进而成为自然而然的思维和行为方式。

      这一特征明显的表现在她最小的孩子身上。父亲去世后,最小的男孩在这个家庭中享受福利最好的。不仅仅因为他最小,关键是他的性别,他是这个家庭中唯一的男性,这个家庭未来的命运,在村里的地位,还有他母亲在村里人心中的地位,都将由这个男孩的未来成就的大小所决定。因此,这个男孩成了这个家庭的太阳,一切的活动都以他为中心。这个男孩小时候受到的一切优厚待遇,却成了他成年后人生的道路上的荆棘,让他每走一步,脚上便疼痛难忍,心里更是痛楚不堪。

三个女人小心翼翼的呵护着小男孩,或者说小男孩在沉重的爱的压迫下渐渐长大了。这个孩子眉清目秀的跟他的父亲一样,是很招人喜欢的。母后大人及其疼爱他,不仅仅是对儿子的爱,无意识之中似乎还包含了对逝去的丈夫的爱。一定意义上来说,这个儿子一直到成年后,直至现在,身上都背负了母亲双重的爱。过于沉重的爱是他以后家庭生活的灾难。

两个姐姐在母亲的影响下,凡事以弟弟为重。为了弟弟继续初中求学,在母亲的怒斥下,大姐含泪放弃了高中学习,回生产队参加劳动。这决定了她一辈子生活在农村的土地上,也使她一辈子对母亲的仇恨从未消解,母女结怨不浅,当然她对弟弟也有不满,到后来的母女反目,姐弟成仇。

       在这几十年的过程中,母后大人以死相逼,强迫大女儿离开他的初恋情人,一个在邻村的英俊少年,嫁给了当时是军人的丈夫,虽然这个人矮胖巨黑,但是他有军人的身份,使得她的女儿有随军吃商品粮的可能性。这个婚姻使她在中乡亲面前收回了一些面子。瞧吧!我女儿嫁了个军人,将来可能离开农村呢!但是天意不成全她。这个婚姻使女儿一辈子耿耿于怀,与不爱的丈夫勉强生活在一起,雪上加霜的是这个军人在结婚后不久就复转回乡了。母后大人的美好愿望终于成为炸裂的肥皂泡。她刚刚扬起的头颅不得不又低下来了,她感觉众位乡亲更加瞧不起他们一家了,似乎所有的人,这回还包括了素未谋面的军队的领导都在与她过不去。仿佛世界上所有的人都不愿意她称心如意,这个世界在她眼睛中变得越来越面目可憎。这也是她在以后漫长的岁月中总是咒骂大女婿没出息,用她的方言就是“外个死人球”,这个名称也是她用来指代大女婿的专用名词。孙子多次问妈妈“死人球”是啥玩意,妈妈只好说问你奶奶去,孙在再去问奶奶,奶娘瞪着多白的眼睛骂一句“滚你妈的X”。孙子无辜的瞅瞅她刻满皱纹的脸,悻悻地走开。

       生活不会总是让人失望。1978 的春雷在神州大地响过之后,母后大人的丈夫平反了,家里收到一笔数量可观的钱,组织上还给二女儿安排了工作。顶替父亲招工,做了售货员,成了那时还比较吃香的商品粮户口。在后来的改革开放背景下,做了个体户,收入颇丰,生活超过小康。小康生活并没有给这个小家庭带来更多的幸福。二女儿节俭的习惯,还有听从母后大人的建议不赡养公婆,理由是她的丈夫是最小的,理应由其他的三个哥哥赡养。还有丈夫在发迹之后,与狐朋狗友往来较多,开支加大,加之世风日下,与妻子的矛盾大增。这个家庭便分崩离析了。母后大人也由以前赞叹二女婿的能干,能挣来钱,改变为咒骂二女婿的没良心,陈世美,还加上二女婿后来的女人是狐狸精,要债鬼。世界在母后大人的眼睛中失去了太阳,成为愈来愈黑的暗夜,每个人都像黑夜的魔鬼。

       唯一给母后大人安慰的是她最为看重和依赖的儿子。这个儿子不负众望,学有所成,在省城的大学做了教授,母后大人可以掩藏心中对周围一切的对抗、仇恨、戒备等等想法,在众乡亲面前的摆出无比优越的神态和品评他人的资格,因为无论从年龄上,还是从见识上她都认为自己具有这样的资格。别的人不能想她那样不时在省城儿子家住一段,也算是半个城里人。回到儿子家,她便唠叨村里谁家以前看不起他们家,现在他的儿女们如何如何不济;谁家以前不借给他们家粮食,现在境况如何如何不好;谁家的儿子进监狱;谁家的儿女跟别人跑了。她絮叨这些事情的时候,语调是喜悦的,轻快的,不时还夹杂评论,那就是“卖X的,以前那样狗眼看人低,这哈不张狂了!”,或者是“你能,你儿子咋不吃国家粮,领工资哩!”语气里的豪气和霸气能冲破32层楼。可是天不遂人愿,随着儿子婚姻破裂,儿媳带着孙子远走北欧他乡,这个150平简陋的房子空空的如同寂寥的荒漠一样,母后大人的咒骂声便时时响起,及其愤怒的语气中满是乡间的恶言秽语,一个一个的咒骂,“死人球”、“陈世美”、还有“卖X的”----指代前儿媳。在骂道儿媳的时候,还愤愤不平的再加几句“这家里啥不好?啥不够你的?房子这么大!我儿子长滴这么好!还是个教授,你个卖X的,还想要啥?!!能到这个家都是你仙人烧高香,你还不知足!哼!”。至此,母后大人的世界就是完全的黑夜了,在她心里,每个与她家曾经有关的人外姓人都是魔鬼。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