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清荷香

快乐每一天,并把快乐传递给别人

 
 
 

日志

 
 
关于我

在这里真实的记录我的成长。简单淡泊生活,真诚友善待人。

网易考拉推荐

逃离  

2014-10-25 13:02:43|  分类: 文化·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逃离

 十月的蓝天下,陈胜利开着路虎越野车,以每小时140公里的速度在通往霍尔果斯的高速上疾驰。

他在逃亡。

他想,到了国界,就再也无处可逃了。

公路上车很少,可以轻松地顺着一个车道一直开下去,放佛没有尽头。这种感觉,完全不同于在内地的高速上开车,就像一匹野马,在无边无垠的旷野自由的奔跑。

他的心,此刻,就像这辆一样,是自由的,奔放的,无拘无束。

他觉得自己就像一只莲藕,从污秽不堪的池塘里飞了出来,变成一个无比单纯而快乐的青年,截了这辆车,奔向一个自由而纯净的世界。

 

道路两边是戈壁滩,偶尔会看到几丛并不茂盛的绿色植物。天是湛蓝湛蓝的,蓝的透亮,几丝白云有气无力的装饰着蓝天,旷远而寂寥。空气无比的清爽,清新的就像甘冽的泉水。

他放开嗓子,唱起了歌“骏马奔驰在辽阔的草原……”

 

为了这次的逃离,他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

金钱的代价。在乌鲁木齐租车的费用就是很高的,还有从北京往返乌鲁木齐的飞机票,还有吃喝和住宿费;这是金钱可以解决的问题,当下流行的话语是金钱能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但是对于他,还就是问题,因为他一个月的收入满打满算也就是七千块,这一趟出来,怎么着也得两个月的薪水吧。

感情的代价。他走的时候,妻子就不同意,狠狠的撂给他一句话“你坚决要走,是吧?我不拦你,你出了这个门,就别想再进来了!不信,走着瞧。”

他对妻子的话半信半疑。毕竟在他下决心出来之前,他们就冷战半个多月了。原因很单纯,妻子想把他们现住的这套房卖了,买学区房,这样孩子就能顺利的上重点小学、中学;然后可以上好的大学,毕业后可以找到好的工作,找到好的妻子,过上好的生活。否则,孩子一辈子就完蛋了,将来和他一样,朝九晚五,还要经常加班,还要看上司的脸色;不仅如此,每月还要还三千的房贷,再加上吃喝行,各种费用,总是紧巴巴的。别说每年旅游一次,就是买件像样的衣服,还要计划着三年买一件吧。他坚决不同意妻子的想法,现在的房还有十五年的房贷要还,学区房还要比这套多出二十多万,再一折腾,得多掏三十万!三十万!不是三千!他安安算账,自己今年三十五岁,每年紧巴巴的,节衣缩食,还清贷款。这样的日子结束时,自己就五十多岁了。如果再有孩子上大学学费,父母亲有个病灾生命的,自己想要过无借款的日子就到五十好几之后了。这他妈什么人生啊!活的什么劲啊?还不如死了算了。所以在与妻子为此事一次一次的辩论、争吵过后,他们都累了,都懒得再申辩各自的理由了。于是,冷战开始了。

他想逃离冰冷、压抑的家。

公司里就是没有硝烟的战场。每个同事都拿出八仙过海的本领争取业务量,换句话说,就是争取拿到更多的提成奖,争取快速的升迁机会。有几个刚进来不久的女同事更是本领过人,业务量蹭蹭的往上窜,他们几个原来的骨干哀叹自己老了,没法跟年轻人相比了,在公司的地位也有日渐下滑之势。特别是上星期的总结会议上,部门经理含沙射影的批评他们不用奇招,不动脑筋和想方法提高他们的业务量,这是对公司不负责任,对自己不负责任!他们哥几个互相瞪瞪眼睛,也不敢说话。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才知道了女同事业务骤增的秘密,他苦笑自己不是女人啊!这年头,女人办事的能力比男人强多了。不过,他觉得很恶心,再去公司看到那几个年轻的女同事;每个面带笑容,心里却在计算着怎么超过别人的业务量的同伴们,他心里很不舒服。

他想逃离世俗、算计的同事,工作单位。

 

那天下雨,花了近两个小时,快七点了才回到家,筋疲力尽。刚坐下,喝了口水。

“不吃饭了?”妻子冷冰冰的问。

“吃啊。”

“那你为什么不做?”

 “你怎么不做?

 “我凭什么做?我不是你雇来的保姆!我也有工作,我也累。我也要挣钱养活自己,还要和你一起还房贷!我过得是女人的生活吗?你给了我什么?你说!”

 “你想要什么?谁能给你,你找谁去!”

 他失控了,愤怒、烦躁,还有自卑,还有无名的情绪全都涌了上来。他转身离开了家。

拥挤的市区,缓慢移动的没有尽头的车流,喧嚣的人群,高耸的建筑、闪烁的霓虹灯;阴黑的雾霾,带着尘黑的鼻涕,干哑的嗓子。

 他忽然觉得自己生活在一张看不见的网里。

 他生活在一个黑漆漆的笼子里。

 

 再这样下去,他会死的。

 

第二天,他请了假,跟妻子打个招呼,就走了。

他逃离了。

 

这些事情在脑海里闪现,他忽然想到要是妻子真跟他不过了,五岁的儿子怎办呢?儿子胖都都的脸浮现在他眼前,似乎还听到了儿子甜甜的叫他“爸爸”的声音。

当一辆大货车司机看到前面的景象的时候,他意识到一场严重的事故发生了。

 

陈胜利逃离了都市。

他也逃离了人世的一切,包括房贷。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