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清荷香

快乐每一天,并把快乐传递给别人

 
 
 

日志

 
 
关于我

在这里真实的记录我的成长。简单淡泊生活,真诚友善待人。

网易考拉推荐

黄昏下的石桥 (之七)  

2014-08-12 18:19: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试着以小说的形式讲给朋友们,希望分享关于石桥、送别、等待、追寻、放弃;乡下女子、京城书生、逃婚、再娶;善良、大义、淳厚、内疚、谴责、救赎等等的温馨、淳朴而又远去的回忆!(希望博友们指正!)

                                                          黄昏下的石桥                                                                                   

 (七)

在最后一缕夕阳完全隐没的时候,张秀芳和李登科回到了她妹妹家。张秀娥激动热情的招待了他们,早已准备好了小米稀饭、还有蒸好的肉包子、小菜都端上了桌。住在村东头的儿子也带着媳妇和孩子过来了,家里热闹欢喜。她出门五年的姐姐回来,还有姐姐在京城的继子也来到了小山村,对她来说这是多有面子的事情。姐姐七十多岁随教授进了京城,京城的继子又来村里,这就是承认他们这门亲戚,何况这继子长得一表人才,还拿了那么多东西来,这使张秀娥觉得好像自己的身价都增加了,就像村西头的张犟驴家,因为儿子在省城政府工作,整天看人都是眼睛朝上,一副自鸣得意的样子,他家的掌柜的也是整天叽叽咯咯的说她儿子如何如何,孙子如何如何,人们暗地里叫她“老母鸡”-------下个蛋,叫唤不停地表功哩!今天,张秀娥觉得自己和他们一样!我在京城里不是也有亲戚嘛。

吃完饭,天全黑了,大家稍作寒暄后,张秀娥的儿子带着一家就回去了。李登科感到乡间的晚上格外的黑,而且星星又明亮又繁多,月亮也是分外的姣好,阵阵而来的凉风清爽新鲜,让人神清气爽。他不禁想到还是乡间宁静,远离都市的喧嚣和浮躁,抛开了一切的事务,自己一身轻松,真想在这多呆几天。可是公司正在运作的项目离不开他,这是他的公司赢利的最好的机会。他明天就得返回,而且已经订了明天晚上返回京城的机票。

张秀娥给李登科安排了住处,特地换上了全新的被褥,房间的干净程度那是不消说的,那是女儿的房子,女儿出嫁后就很少有人住了。老伴去年去世了,她就和姐姐一起住,唠唠五年没见的话,那可是一夜拉不完的家常,一箩筐装不完的姐妹情啊。

李登科第二天要到镇上,再到县城,最后还要坐车到西安才能赶飞机,像今天这样从京城到西安倒是快,可是再回到村里花费的时间远远比飞机飞的时间多。他想还是办事情都办好,明天一大早就可以出发了,免得误了飞机。

他进了张秀芳所在的房子,问阿姨是不是方便找出户口办,张秀芳就问妹妹户口本在那里,她要用。张秀娥下了炕,从房间后面的黑暗处搬出来一个小箱子,放在炕上,这是个老式的旧木箱,像现在的旅行包那么大,漆皮掉落了很多,但是还是能看出来上面曾经有五颜六色的画。张秀娥又掏出一串钥匙,在电灯光下找出一把钥匙,便打开锁子,边说这是老祖宗留下的唯一的一件东西。打开的箱子里乱七八糟有很多东西,镜子、针线包、一些纸张、信件等等,看上去都是有些年头了。张秀娥只管往出拿,说你们找找看,我也不知道是哪个,我不识字。

张秀芳戴上了眼睛,边拿边看,一看不是就随手放下。李登科也看着这些东西,忽然从张秀芳拿着的一叠纸中掉出一张照片,掉到了地上,李登科俯身捡起了照片。他的脑子嗡的一下,全身都紧张起来,惊讶的张开了嘴,但是他是控制住了自己,没有发出惊叫声,他担心自己判断失误。这张照片上的两个人,似乎就是父亲和继母,虽说那是两个年轻人,但是眉目和神态都能从父亲和继母脸上明显的看出来。他没有做声,仔细看看,再对比一下旁边的继母,他肯定的判断这张照片就是年轻时的父亲和继母。

李登科让自己镇静下来,看着两位老人在找户口本,炕上好多东西了,还没见户口本,李登科也在翻看。又一次的发现如同晴天霹雳,这是一张发黄的,边角发毛的结婚证,上边明明白白的写着父亲和继母的名字,还有斑驳的变浅了的红色圆章,那个民政局的印章已经看不清楚了,可是右下角钢笔写的时间还很清楚,1955年10月7日。李登科完全懵了,这是怎么回事?父亲和继母结过婚?怎么可能?一点没听母亲说过啊?可是这照片和结婚证也不是假的啊?

“找到了!找到了,不用再翻了,都收回去吧。”张秀芳对他们两说,她手里拿着户口本,李登科回过神来,连忙应了一声,说找到了就好。张秀芳把户口本交给他,“我这给你了,唉!就怕你父亲不高兴,他要是不同意,我就做错了。他在医院里的时候,我就说不要,你也知道他非得给我不行;可是啊,我一个油快烧尽的灯,要这钱也没用,就是有用,可也是你们李家的,我也不能用,是吧?你们就拿去吧,也是物归原主,是这个理吧?”

李登科点着头,眼睛有些发酸,眼前的这位老太太远远超出了他的认识和想象,再加上照片和结婚照,他意识到这位继母一定有不平凡的见识和经历,她似乎与他们家还曾经有过千丝万缕的纠缠,可是如今,她就这样淡然地退出了他们的家庭,没有一丝的要求。他觉得有些内疚和惭愧,好像自己有些贪财,有些猥琐。

李登科回到自己的屋里,疑惑满腹,又无头无序,回想父亲与母亲生活时的种种情景,好像也没有什么不正常,除父亲时时有些忧郁,好像在沉思什么,有时还有些叹息,每当这个时候母亲问父亲有什么难处的时候,父亲总是推推眼镜,说没什么,自己正在思考写书时遇到的问题,母亲便不在做声。不知不觉他就进入了睡眠。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