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清荷香

快乐每一天,并把快乐传递给别人

 
 
 

日志

 
 
关于我

在这里真实的记录我的成长。简单淡泊生活,真诚友善待人。

网易考拉推荐

黄昏下的石桥 (之五)  

2014-08-10 18:45:38|  分类: 文化·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试着以小说的形式讲给朋友们,希望分享关于石桥、送别、等待、追寻、放弃;乡下女子、京城书生、逃婚、再娶;善良、大义、淳厚、内疚、谴责、救赎等等的温馨、淳朴而又远去的回忆!(希望博友们指正!)

                                                                      黄昏下的石桥                                                                                    

(五)

 

姐弟两人带了水果来到了父亲里,进入家门,老太太还是和以往一样,不卑不亢地为他们倒水,没有了父亲的家里冷清了很多,看到父亲慈祥微笑的照片,李卫红眼睛湿了,她后悔在父亲最后的日子没有尽心照顾他,自己跟父亲赌气让他老伴去多照顾他;李登科点燃了一支烟,问阿姨生活怎么样,需要什么东西只管说,自己给送来。张秀芳微笑着,说自己还行,需要什么生活必需品,给楼下小超市打个电话,人家就送来了,自己能一个人生活。她问起李登科定的什么时候的火车票,她想尽快回去,李登科说三天后的,已经定了,到时候,自己送老太太回老家,这么大年龄,一个走不放心。老太太感激的微笑着点头,连忙问票钱是多少,她站起来走向卧室。李登科说没有多少,不需要拿了,但是老太太还是去了卧室,她出来的时候,手里拿个绣花的小布袋子,掏出一叠钱递给李登科,问他够不够。李登科再三拒绝,拗不过老太太,就勉强收下了三百,说足够了。李卫红和张秀芳寒暄着,问她回老家后什么时候再来,老太太说不来了,老伴不在了,她对京城无牵无挂,还来干什么,以后就在乡下和妹妹一起生活了。

李卫红仔细地观察着张秀芳,自己的继母,她还从来没有认真地看过她。她发现继母年近八旬,脸额头和下巴周围都是深浅不一的皱纹,但是脸颊上还有看上去还是有些丰满,很健康的,眼皮松松地垂下来,堆积在眼睛上,使眼睛显得有些细长,稍微浑浊的眼睛透出安详沉静的目光,松下来的大大的耳垂上带着银耳环,苍白的头发整齐的向后梳起来,挽着个大髻,干瘦的手腕上还有一个粗粗的银镯子。老太太身板还算硬朗,只是有些许驼背,衣着得体,上衣是蓝底小白花,陪着深蓝色裤子。如果不知道她是来自西北乡下,她不说话,没有人怀疑她就是地地道道的老北京人。

李卫红有些释然,难怪父亲执意要娶她。原来她不是自己自以为是的那样粗鄙的乡下老太太,五年来她透过继母对父亲的照顾与陪伴,尤其是在医院里对父亲无微不至的照顾,还有对他们姐弟的态度与的言行,以及在医院里拒绝继承父亲那么多的遗产,这一切,使她对这位继母有了新的认识,以至于竟然觉得眼前的这位老人值得他们重新去认识。

李卫红想起此行的目的,给李登科使了个眼色,李登科心领神会,他掏出一支烟,慢悠悠地点上,吸了一口,清清嗓子,张开了嘴,但是没有发出声音来。李卫红瞪了弟弟一眼,然后盯着她,示意他问张秀芳。

李登科站起来,在客厅踱了几步,再一次清清三字。

“阿姨,你看你这要回去,是吧?”里等看看着张秀芳。

张秀芳点点头。

“你年龄也大了,和我父亲过了五年,我们给你养老送终也是应该的。心在我们工作都忙,也没法照顾你,你要回老家,也行,我们给你一笔钱,你需要我们的时候再打电话,行吧?”李登科一口气说下去,说完,深深吸了一口烟,然后抬头看着张秀芳。

李卫红也有点紧张地看着张秀芳的反应。

张秀芳微微地笑了,叹了口气,看着墙上老伴的照片,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姐弟两。“我知足了,老李这五年没有亏待我,有了这五年,我一辈子也没白活!活的值当了!老天爷也是长眼的,善有善报啊!”

姐弟两稍稍松了口气,还是不明白老太太的态度。

李卫红看了一眼弟弟,“阿姨,是这样啊,登科最近公司遇到很麻烦的事情,需要一大笔钱,要不然他的公司就得倒闭,他没有什么办法,正急的火上眉梢呢!我们想啊,能不能把爸爸给你的那部分遗产转给我们?我们保证你的生活,还有给你养老送终的钱都给你。”

李卫红焦虑地看着张秀芳,李登科低头吸着烟。

张秀芳站起来,走到老伴相片跟前,她凝视着老伴,久久不语。

姐弟两面面相觑。

张秀芳走回沙发,慢慢坐下来。“我一个土埋到脖子下的人,要钱干什么啊?我就在想啊,要是你们的父亲活着,她是让我给呢?还是不给呢?我一辈子好像都是跟着他的想法活着,只要老李在那边高兴就行了,我只要他高兴就行了。”

李卫红从沙发上站起来,坐到张秀芳旁边,拉起继母的手,“阿姨,父亲知道您是这样待他的,在那边也是高兴的。以前我们不理解您,对您不是那么好,您这么通情达理,就不要和我们计较了。您不是说了吗?好人有好报,您就是个大好人,一定会高寿的,以后我和登科会把你当亲妈一样,经常回去看您。”

张秀芳把手抽开来,捋一一下本来就整齐的头发,淡淡地笑笑。李卫红有些不知所措。

李登科掐灭烟头,回过头来,饱满的脸上显得稳重、淡定,“那阿姨,您看我们刚才说的,您是什么想法?要是您没意见,就能把身份证、结婚证、户口本给我,我去办手续。行吗?”

张秀芳没有回答,喝了口水。

“结婚证和身份证在,户口本在老家。”张秀芳平静的说。

“没事,我送你回老家的时候正好拿回来就行了。”李登科轻松地说。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